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巴氏线囊肿 >> 正文

【军警杯★小说】贫贱夫妻百事哀

日期:2022-4-2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持续半月的阴雨天气依然难得露出太阳,上午竟飘起了雪花,天气阴冷阴冷的。这个家庭的不和谐之音起源于男人的一句话,或许这恼人的天气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男人下班回家后径直来到厨房,女人正手忙脚乱的为晚餐准备着。男人是引用单位的一女同事的话,说单位里其他科室的人都涨工资了,每人差不多涨了一两千,唯独他们室和环境检测室没加工资。

女人惊疑,忙着的手不由得停下了,疑惑的望着男人,

哦?一两千?涨这多啊?

听王工这样说的,谁知是真是假。

既然有这说法,肯定不会是空穴来风。无风不起浪么,多多少少是有这回事的。你看物价一直高,工资却总不见涨,这肯定不正常。

女人顿了一下,

哎,你说,为什么其他科室都涨,你们为什么不涨?

效益不好呗。要是涨了工资,赚的钱都不够发。

唉!女人轻轻叹了口气。

男人说:算了,不跟别人比,管别人赚多还是赚少。

我是觉得不公平啊,一样的人,一样的从大学毕业,一样的单位上班,就因为分的科室不同,待遇为什么差这多呢。

别的室经济效益好些,不像我们做材料检测的。听王工说要是工资高,她也不会辛辛苦苦到外面接活。

啊,她还在外面揽活啊?

恩。

哎,有她老公帮她么,在那个什么建设厅招投标办公室,也是肥差啊。

我们室的其他好多人,像李玉平、柳华他们都在外面接活。

真的?真是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。有钱的是越有钱,没钱的越没钱。

女人停了一下:要不,你也去外面接活呀。女人期待的望着男人。

我不行。

你不是有很多的老客户么,他们都是大老板,兴许可以帮你?

男人还是说不行。

女人又叹了口气,

唉,你们单位和你一样年纪的人都富得流油了,就你最差。现在都快奔五的人了,工资也涨不上去。唉,人比人,真是气死人啊。

男人脸上明显露出不自在的神情,

我就是这样的人么,你叫我怎么办?

都是一样的人,别人混得那好,而你呢?

女人定定的,不无气恼的又强装笑意的望着男人,

说到底你还是不行,没有别的人行。

男人很颓然,但他依然掩饰着,脸上有苦涩的笑意,

你怎么和儿子说得一样,你们都这样说我?唉,我是不行,不会像别的男人那样会捞钱,但,人活着,每个人的追求和兴趣是不一样的。

得了,女人马上打断男人的话,别说那些大而空的大道理了,你就是沉迷在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里,到头来,你又得到了什么呢?趁早放下你那些虚幻的东西吧。唉,可惜沉迷太久太久,人已老了,再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折腾了。

男人被女人说得无地自容。但他又能说什么呢?他确实是这样的呀。他不会结党钻营,他不会拍马溜须,他只是实实在在、本本分分的干着自己的事。当年老主任退休前是要提携他,但他认为一个小小的芝麻官有何当头,限制他的自由,又妨碍他的多年苦心得来的思想和追求。无官一身轻,拿点工资奖金,有时有些小外快。日子也过得还可以。可是现在一连十几天的阴雨,他的事情也减少了许多,只要有事做,钱就不愁没来的。他也有点着急,他的心也不自在呀。女人总说全球金融危机多少会给自己的事造成影响,但是只要有去年一半的业绩也行啊。只要有钱给女人,女人就不会有什么抱怨了。可现在……或许天晴事就来了。

这几天女人总有点心神不宁,听了男人的话心更加闷了。现在男人倒宽慰起女人来:算了,算了,咱不和别人比,只要日子过得下去就行了。

女人看了男人一眼没作声。她想你自己没本事,当然只有自我安慰了。女人在想究竟何样的男人才是最好的男人呢?天天按时回家吃饭,双休陪着老婆逛街散步,对老婆儿啊,宝啊,乖的叫唤,不结交狐朋狗友,每一分钱都交给老婆管,一心一意疼自己的老婆关爱自己的老婆。

还有一种就是成天不在家,大把大把的时间放在陪哥们吃饭喝酒,成天整夜的打牌交游不归家,你不知道他在外面具体干什么,也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回家,家就像他的旅馆一样。可是这样的男人能意外给家里带来很多财富。房子,车子,票子,等等。不让女人有丁点经济方面的危机。

女人的男人就属前种类型,他给你暖暖和和温馨的家,但是有些时候女人还是有些许的担忧。不像后者在社会上混得很开,很好。

女人的心在暗暗叹息着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呀。前者是她喜欢的,后者是她向往的。但她还是更欣赏前者,物质的生活,她并无太高的追求,只要保持这样,一家人开开心心的,过几年孩子大了,自己也能拿退休金了,就这样,她就知足了。可是,她还是有点担心将来,男人一旦没事做怎么办?一旦工资发不出怎么办?想着想着,女人又怪起自己来,在家呆了将近九年了,没有賺一分钱回来。可现在,她都快四十了,她又能出去干什么呢?这对女人来说,迈出第一步竟比登天还难。

男人脸色不大好,在客厅里来回踱着。看来应验了他曾经和女人说的那句话,经济危机都影响了他们的婚姻生活。这些日子没有送检的人来,他几乎天天在玩,没事可做。心本就有点担心,听女人这么一数落,他的心变得更加低沉了。

在心里,男人其实是从不操金钱方面的心的,也从没害怕今后的日子会怎么怎么的。他的内心总有一股信心和决心,他坚信,未来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。他对此坚信不移。在他的心里,只要他坚定要做成的事,至今没有一件他没有实现的。只是最近工作方面,他无事可做,他多少有点郁闷了,还有女人的唠叨,好像天要蹋下来似的,日子不是过得好好么,又不是没吃的没喝的。

女人当然不清楚男人在想什么,但她也看出了男人内心的脆弱。女人冲向客厅,叫着男人的名字,

算了,别操太多的心,别把头发愁白、脑壳想破了。日子慢慢过,啊。车到山前必有路,我们还没到绝境呢,手头钱完了,啃老本啊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男人笑了,有点苦涩:我没愁。

女人虽然劝着男人,但她的心却时刻被钱牵着的。她一被钱的事缠绕,她就只想着节流,因为她没工作不会开源,只能节约呀。她想起了什么,对男人说:那活期上的一万下月兴许就要用完了。男人不明就里的望向她。

平安两千七的保费,清明回家又要两头花钱。

哎,清明你能不能不回家,免得又要花那多钱。女人商量的口吻问着男人,那一千元钱要不给你父亲寄回去算了?

清明要回去。老头的钱应是一千二,他帮我们垫付两百的情钱。

就一千算了么,平时给那么多钱,还在乎这一两百,我妈也给我们垫付过一百,不也是没给。

男人坚持说给一千二。男人的固执很是让女人有些气恼。

老家伙真讨厌,天天打牌输钱,打得又大。他不想想这钱来的容易吗?我们容易吗?我父母有退休工资都只是小玩下,混下点,而你父亲呢?!

男人听了骂了女人一句,有点底气不足。

女人也觉得自己说得太露骨,一下默不作声了。过了一会,女人借口到客厅拿东西,瞟了男人一眼,讪讪的,声音也小了许多:

不是我狠,若是平时我们形势好的时候,一年三四千元也没什么,可要是我们自己的生活都顾不来,怎办?再说孩子大了,各方面的开支也大多了。你的两个弟弟现在条件都不错,他们为什么不出一分钱?

男人沉默着,他的脸色有点难看。

女人看着男人阴沉的脸,没再说什么。两人的心情都不好,打着各自的算盘。

男人女人各怀着心事,没有往日的亲密无间。六点二十过几分,孩子回来了。女人正在灶上“哧溜”炒着菜,她要男人去开门。

女人心想,不能让孩子知道家里的境况,知道父母之间发生了不快。她想心情好点,像往常一样迎进儿子,大声叫着他,问他饿不?走路流汗没有?

但此时,女人实在没有心情。那孩子应声推门进来,扭头望了他妈妈一眼,去客厅了。

本不想炒青椒肉丝的,又怕孩子吃不好,女人还是洗净了青椒,在砧板上切起来。听到父子在客厅里说话。女人正炒菜时,男人在厨房门口诉苦的说:你看他,要他帮我上网查查东西,他还老大不愿意。

你要查什么?

查原来一个同学,看他现在还在不在武汉六中。

一直没听你说起过这人啊,今天怎么突然想起要查?

我想看看么。

中学的网站一般不会那么详细吧。具体一个老师的名字肯定查不到。女人把自己想当然的想法告诉了男人。

查他做什么呀,都二十多年没交往了。算了,别查了。

男人走了,女人继续炒菜。

热腾腾的饭菜端上了桌,三个人吃起来。女人不停的要孩子多吃点。男人话不多,女人看见男人的眼神依然有失落感,脸色也不很好。她招呼着男人:别吃那多腊鱼,这有炒肉,时令蔬菜。多吃蔬菜好。

一家人吃完了,女人洗好碗筷,把桌子地板檫得干干净净后,坐在沙发上看书,孩子在边上做作业,男人看了会电视,没好看的节目了,关了电视,在客厅来回踱起来。

那孩子上网查了资料后顺手关了电脑,男人有点怪他没帮自己查东西。父子俩又口角了几句。女人看时间不早了,起身去关孩子房间的窗户。男人跟进房间对女人说:

你帮我查查吧。

女人很有点惊讶:你还要查呀,这有什么好查的。跟你说了,中学是小网站,教师的名字查不到。

男人央求着,女人依然不允,

要查你为何不自己查。

接连受了她们母子俩的气,男人气愤起来。他走到电脑旁,打开了显示屏,坐等着。女人叫着:主机没开呀。

男人弯腰手在下面摸索着,就是找不到开关在哪。女人正叠着被子,在她的提示下,电脑终于开了。胖胖的男人也在喘着粗气。

电脑开了,男人也不知道如何下手,女人帮他找出百度页面,男人的手像小鸡啄米般在键盘上单指点着,近视的眼睛简直是在闻电脑。女人实在看不下去,帮男人找到了他要看的六中资料。正如女人说的,具体的人名根本查不到。

早跟你说了查不到的,你非要查,现在你信了吧。

算了算了,男人甩手离开了电脑。

女人笑着追问,

难道你在单位打报告就是这样单指点着搞出来的?

男人说,是啊。

女人又好气又好笑;

你呀,你已经很落伍了。以后每天上网一小时,多学习学习呀。

男人未置可否,离开了房间。

那孩子还有东西要上网查。女人留下电脑孩子用,来到书桌前。看见一张物理“电的串联并联”的试卷上红笔写着74的字样。她问儿子:

物理只考了74分啊?

男人听见了:74分?好差。

孩子在房里大声否定着父母的话:这有什么差的,这已经够可以了。

女人看见卷子左上侧写着:

90以上:5人

80——90:15人

70——80:12人。

女人冲房里叫着:这有什么好的,你充其量在班级里只能算中等啊。照这样下去,你的成绩会不好的。叫你看看书,你不看,一有时间就上网、看球赛。看看吧,都考的什么东西,全是错的红叉叉。还错怪了你不成。

那孩子早已被说得不耐烦,声音也高出了几拍:

跟你说了,这还可以。刚接触新的知识,慢慢来。有很多同学的好成绩并不真实,搀了水分的。还紧说,真烦人。

女人气恼着,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。最后,她有点恨恨的说:

反正成绩是你自己的,你自己要好好学,将来你谁都靠不着的,一切只能靠你自己。

男人抽完一只烟,已闷声睡下,女人也心情郁闷的洗了睡了。她的心更烦躁了。这老的不行,小的也不行,这日子……唉!难道真是贫贱夫妻百事哀,一旦钱不多,一切都走下坡路了吗?

其实女人一直都不是势利的人,她从不和别人比什么,人家房子一间间的买,车子一辆辆的开,她从不羡慕别人也从没一丝这样的想法。她总认为生活是自己的事,如饮瓢中水冷暖自知。自己实实在在的日子过好,还在乎那些面上的物质。她始终记得这样的一句话,物质增多并不能使快乐幸福增多,相反由于物质增多,人对快乐和幸福的感知却越来越少了。她不知自己今天怎么了,反正就没由来的担心未来的命运来。唉,也怪自己没本事。报纸上年纪比自己大的女人都去招聘会了,可自己只会埋怨男人。

女人的心里又内疚又自责,还有对未来不可知命运的担忧,她的心始终不能平静下来。

夫妻二人各自睡着,都没有说话,谁也没挨着谁。女人小心的、怕自己冰凉的小脚碰到男人温暖的身子,也没有像往常那样死乞白赖的往男人身上取暖。她知道男人心里肯定不舒服。而她此时也没有心情劝慰自己的男人。

这晚,女人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,梦中她去一个熟人处打工,意外的碰到了自己的大嫂子和妹妹。妹妹知道她的想法后,很不以为然,说:这是什么鬼地方,还到这打工。当时,她就想,要是大哥帮她到市联社说说好话、跑跑关系,让她重新回到信用社上班该多好啊。在梦里,这个愿望是那么的强烈和迫切。-

癫疯病能不能治好
癫痫的治疗有哪些方法
女性患上癫痫要怎样治疗

友情链接:

名山事业网 | 男符号女符号 | 巴氏线囊肿 | 开心四播网 | 月最佳旅游地点 | 散打是哪个国家的 | 婚姻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