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珐琅世家 >> 正文

【酒家】她在丛中笑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1.

杨佳琪在电视台的社会栏目组给大家开会,她将手里的笔夹在手指上转动着,就像迎风摇摆的风车。她特别欣赏自己的这个动作,觉得自己把玩笔的姿势比当初陈若兮把玩的姿势还要娴熟和潇洒。这动作可以模仿,甚至可以超越。可思维——杨佳琪捋了一下梳得很整齐的头发,她暗下决心,自己的能力也一定要超越陈若兮。

给小组成员安排好各自的工作之后,她用铿锵的声音说了总结语:“总之,我们新闻工作者就必须怀有一颗悲悯与正义之心,去发现、去挖掘、去揭发、去帮助!”在大家的掌声中,杨佳琪有一些得意,如果不是又在拿自己跟已经离开电视台的陈若兮悄悄较劲,她真想为自己喝彩。可这一比,她就觉得自己得到的掌声没有陈若兮的响,她的目光巡视着每一个人的手,从她目光停顿的那一刻,总算找出了答案——小组里,有一个人的手只放在桌子上,没有给予掌声。

杨佳琪看着她,柳叶似的眉毛就像被太阳晒焉了一样,一支笔在她的手指上有气无力地翻动着,正好与杨佳琪开始玩笔的姿势形成鲜明的对比。她娇美的眸子旁若无物地盯着笔,杨佳琪则盯着她,心里暗自揣摩:我当实习记者那会,还屁颠屁颠地跟在陈若兮后面,她指东我从不敢往西。这吕智岚她不过也是个实习记者,才来台里没几天,居然敢如此藐视我,她究竟是什么来头?杨佳琪内心不满,努力地抑制住自己,瞬间露出一个微笑,简短而又干脆地说了一声“散会”就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。小组里的人陆续出去了,杨佳琪也昂首出门。直到屋里静得让吕智岚感觉只剩下自己的时候,她才恍然起立,从屋里追了出去。

在电视台大门口的台阶上,吕智岚追上了杨佳琪。她跑到杨佳琪的前面,眼里冒着热雾,舌头有些打结:“杨……姐,刚……才……听了……你的讲话……我……想请你……帮……一个忙……”杨佳琪轻扬眉毛,她搞不懂一个口吃的人,怎么会混进记者行业?她一边对吕智岚充满不屑,一边又对她满怀好奇。杨佳琪耐着性子:“我能帮你做什么?”

听到这句话,吕智岚感觉到的不仅仅是希望,简直就是一锤定音。她的舌头也不再打结,变得顺畅起来:“杨姐,我爸爸病了,是淋巴癌!爸爸为了供我上学,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处理得差不多了。所以这次住院,我们实在没有别的办法。我想能不能通过咱们电视台,搞一次爱心活动……”

杨佳琪看着她,心里开始发笑,原以为她有什么后台,不过是一个穷途末路的实习生,看来自己高估她了。杨佳琪打断吕智岚的话:“智岚,对你父亲的病,我深表同情。可是,你是咱们电视台的人,如果我答应为你搞这个活动,那么电视台就将成为社会的新闻——别人会觉得我们利用职务之便,以权谋私!这个责任,无论是我还是你,都担当不起!”杨佳琪的话虽然客气,却是肯定的拒绝。

吕智岚还不放弃,她走上一步台阶,与杨佳琪并列站在一起:“杨姐,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。如果不是走投无路,我也不会打这样的主意。我会把每一个捐赠的名单记好,就当是给大家借,以后我会慢慢还……”杨佳琪对这个本没多大好感的人,连最初的好奇心也没有了。她对她完全失去了耐性:“你慢慢还?电视台的声誉是你还得起的吗?”

杨佳琪离开了。秋风把她的风衣掀起,就像开屏的孔雀,美丽极了。吕智岚呆呆地看着她那双白色的高跟鞋,随着翻飞的风衣,起来、落下……

2.

吕智岚分开扎着的两缕头发,被风一卷,形同两个倒立的问号。仿佛在问:你怎么办?你怎么办?吕智岚一步一步从台阶上走下去,还能怎么办呢?打劫——体力跟智力都明显不够;求助——杨佳琪已经断了自己最后的希望;以前还有卖身葬父的呢,莫非自己也捆一条白布长跪街头?呸呸呸!爸爸还没断气呢!一提到街头,吕智岚原本茫然而混乱的脚步突然找到了方向。她加快了步履,也许人多的地方,会找到出路。

下午三时许,吕智岚来到一条步行街。在那里,有卖药的藏人,有烤羊肉串的新疆人,还有卖小吃、卖水果、卖衣服、卖饰品、卖书、算命的汉人把整个步行街搞得热闹非凡。吕智岚把自己扎进人群堆中,她又开始迷茫起来,这一群人,好像都不是有钱人,他们都不可能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。她懊恼自己,骂自己太笨,怎么会把这样一个地方当作希望!

再往前走,有几个残疾人在卖艺唱歌,地上捐钱的小盘子里躺着微乎其微的几块零钱。吕智岚苦笑,如果自己装瞎卖唱,得到的赞助不一定会超过他们。继续往前走,有三个青年跪在地上,面前压着很大一张纸,写着就读某某大学的妹妹患了癌症,祈求赞助。吕智岚停在那里,那几人的情况与自己,倒有几分相似。看着偶尔投钱的人,最大的面值也没超过十元。甚至还有人窃窃私语——这一定是骗人的。

吕智岚冲动地将自己身上的一百元钱投了进去,她仿佛在与周围的人赌气,也仿佛在替自己辩解——我爸爸患了癌症是真的!在人们猜疑她不是暴发户就是脑袋进水的目光中,她拨开人群走了出来,难过地想着自己即便能以一敌三的跪求,对爸爸的治疗费也不过是杯水车薪。她想要逃离人群,觉得人越多的地方,越容易看到冷漠。

然而,街上更多逃离的人,把吕智岚又一次挤进人堆里。原本以为,这个世上再不会有比自己更惊恐的人,可是那些小贩,推车的、扛包的、挑担的……就像被疯狗追慌的小鸡,跑得魂飞魄散。吕智岚搞不清状况,但职业的敏感让她掏出了手机,开始拍摄起来。随着镜头的移动,一群穿着制服的城管,在没收小贩的东西。摆地摊的眼尖,把铺在地上的油布一收,将东西合拢,扛在背上。那些卖水果的,挑着箩筐撒腿就跑……

城管走了,喧嚣的步行街一下子静了,犹如被洗劫后的沉寂。吕智岚站在路中央,环视一圈,卖药的藏人与烤羊肉串的新疆人在原来的位置怡然自得。吕智岚不明白,为什么他们可以处变不惊?一股风吹来,她打了一个寒颤,揣好手机,抚摸着一下子长满鸡皮疙瘩的手臂,任风吹直的卷发耷拉在肩上,朝她爸爸住院的那家医院走去。

3.

还未进病房,照顾吕智岚爸爸的陈姐从里面出来,她示意吕智岚到一边谈话。吕智岚猜测着陈姐找自己谈话的内容:是爸爸病情加重?还是担心自己付不起钱想要辞职?她在心里暗叹,自己确实也付不起钱了。也许,从今天开始,就必须自己亲自照顾爸爸了。让她出乎预料的是,陈姐与自己谈的,不是爸爸的病情,也没有要辞职的想法。她双手握住吕智岚的一只手,给了她一张银行卡:“看你的表情,一定没有筹到钱。这张卡上,原本是计划交新房首付的,现在也不想买房了,你先拿出抵挡一阵。至于动手术的钱,我会想办法帮你筹到。”

吕智岚也双手握住陈姐,她想要谢绝陈姐的好意,可自己确实急需用钱去救爸爸的命。她的手越握越紧,仿佛一松就会把一颗热腾腾的的心给洒落在地。她说不出话来,觉得说什么都显多余,唯一能表达自己情感的,就是从眼里夺眶而出的泪水。陈姐替她擦完眼泪:“傻丫头,要坚强知道吗?”吕智岚吸允着新一轮的泪,用力地点头。恰在此时医院来人通知吕智岚交钱,不然就要给她爸爸停药了。吕智岚就像一个失语者,她用力地拥抱了一下陈姐,仿佛肢体更能表达自己的内心。吕智岚下楼交钱,陈姐回了病房。

在楼下,吕智岚又遇着了一番景象。一个卖水果的孕妇流产了,说是在步行街被城管追逐造成的。派出所虽来了人,却以证据不足为由拒绝立案。吕智岚看着哀泣的妇人,觉得自己的心开始抽痛起来。她从包里取出手机,想要追上开着警车绝尘而去的警察。

不知何时,陈姐也下楼来了,她拉住还打算去安慰妇人的吕智岚,把她带回楼上。她们一同翻看着手机里的录像,确实有两个穿着制服的城管在追几个挑水果逃跑的人。其中有一个,就是流产的女人。关上手机,陈姐对吕智岚说:“这件事,唯有通过媒体,才能引起某些职能部门的重视。”

第二天,吕智岚精神抖擞地上班,她把备份好的录像交给杨佳琪,希望能在社会栏目播放。杨佳琪嗤之以鼻:“这样的新闻,会扰乱社会的秩序,台里是不可能播放的。”吕智岚收回录像,一言不发地离开小组,往台长办公室的方向走去。

杨佳琪追上来:“智岚,把录像给我。我想好了,新闻,就应该播放最真实的声音,不管压力有多大,咱都得顶住!”吕智岚的心又开始沸腾起来,也许自己错怪杨姐了,她应该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。吕智岚把录像交给了杨佳琪,就与别的的同事外出了。

晚上,本台的社会栏目播放了吕智岚提供的录像。此条一播,社会的反响空前的强烈。电视台的热线电话至叶蓝秋事件后,掀起了又一次高潮。网络里跟帖咒骂的不绝于耳,有的叫人肉搜索致使卖水果的孕妇流产的城管人员。看完新闻,陈姐也在骂,不过她骂的人不同。她在骂杨佳琪,为什么吕智岚拍摄的新闻,成了她杨佳琪的名字!吕智岚显得很淡定,她反过来安慰陈姐:“只要能帮上失去孩子的那个女人,谁的名字也无所谓。”陈姐笑了:“智岚,姐看好你,总有一天,你会出人头地。其实这样的事,不是你的名字更好、更安全!”

城管以所发生的事系“临时工”所为,堵住了悠悠之口。事情告一段落,大家也逐渐淡忘了那事。出人意料的,是杨佳琪在回家的时候,被几个小混混围堵了。她情急生智,从包里拿出几张百元大钞扔在地上,想在混混捡钱的时候趁机逃走。可是她的计划失败了,那几人根本不瞧地上的钱。杨佳琪哭了:“哥们,想干啥呢?你们如果嫌钱少……”几人打断她的话:“咱们不要钱,就要你!听说你的摄影技术不错,咱哥几个今儿也想好好给你录上一段,好好较一下高低。”

杨佳琪害怕极了,她想象着那几人欲伤害自己的事,决不能让自己落入他们的手里。她眼咕噜一转:“我摄影的技术特别差劲,要咱们台里的吕智岚拍摄的技术才是一流的。像前一段城管的那段视频,就是她用手机拍摄的。”几个混混还在犹豫究竟要不要放了杨佳琪,恰好她的表哥杨守诚来了。看到救星,杨佳琪激动地叫着:“表哥,我被人陷害了!咱们台里的实习记者吕智岚,上次叫我利用台里,帮她患淋巴癌的父亲募捐,我拒绝后,她就用一段录像来嫁祸我!”

杨佳琪逃过一劫,而吕智岚,又成了别人的目标。吕智岚不敢去电视台上班,她很庆幸以前陪爸爸去新疆旅游,给爸爸买了一套那里的衣服。她穿在身上,虽然有一些大,但穿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。再贴上胡子,戴上假发,连陈姐都以为她是地道的新疆人了。电视台的班不能上,总得想法子生活。想到新疆人与西藏人在这个城市倍受优待,连城管都不敢惊扰他们,吕智岚也开始烤起羊肉串来。

也许吕智岚看上去要比真正的新疆人卫生点,她的羊肉串总是那么好卖。吕智岚正感叹上帝在关上门的时候,会再给人开一扇窗。她的行迹却被搜索她的人发现了。她抛下烧烤的铁车,也不管是不是斑马线、是不是红绿灯,宁可横穿马路被车撞死,也不要落在那几人的手里。

她不怕死,追她的人也比较亡命。吕智岚东窜西逃,觉得自己的气都快跑断了,后面的人仍然穷追不舍。她跑不动了,眼看就要束手就擒,吕智岚正沮丧至极的时候,看见对面有一辆宝马开来。她想着如果自己死了,爸爸一定会得到一笔不小的赔偿金,医治他的病,说不定就够了。她眼睛一闭,用仅有的力气,朝宝马车的方向跑去。吕智岚失算了,宝马车一个急刹,在撞到她之前停了下来。几人还在追,吕智岚咬紧牙关,她害怕自己晕倒。

车门打开了,从车上下来一个女人,漂亮的瓜子脸,考究的长裙,挽着的头发显得既高贵又典雅。吕智岚不知是被这个女人的美眩晕了,还是对这个女人充满了信任,她不再强撑,肆意地让自己昏倒过去……

4.

吕智岚醒来的时候,天边的最后一抹夕阳已被暮色笼罩。紫色的窗帘被纱窗外面的风一吹,就慢慢地开始舞动。从宽大舒适的床上起来,打开房门,一股浓郁的咖啡香味飘来。吕智岚做了一个深呼吸,好久没有喝咖啡了,能闻到也是如此的享受。这时,楼下传来一首悠扬的钢琴曲,听着《水边的阿狄丽娜》,吕智岚慢慢下楼,朝音乐的方向走去。她不小心绊着了金丝楠木的茶几,轻微的一声“哎哟”打断了琴声。她揉着膝盖,恼恨自己的愚笨。

弹琴的人回过头来,披肩的长发柔顺地散落胸前。虽然发型变了,吕智岚却忘不了那张漂亮的瓜子脸。女人先开口,声音慢悠悠的,就像她弹的钢琴那么好听:“你醒啦!我找医生给你检查过,说你没事。”吕智岚一下子从陶醉中醒来,她变得有些局促:“姐姐,对不起!我……”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女人却完全懂得了她的那份不安和歉意:“不用紧张,你在这里是安全的,那些混混应该不敢追到这里来。”吕智岚对这话充满了感激,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呢?我能在这里躲多久?还有爸爸,他的情况怎么样了?马上就要动手术了,还差一大笔钱……

甘肃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
安阳市哪个羊癫疯医院较好
湖北哪治癫痫病最好

友情链接:

名山事业网 | 男符号女符号 | 巴氏线囊肿 | 开心四播网 | 月最佳旅游地点 | 散打是哪个国家的 | 婚姻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