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开心四播网 >> 正文

【东北】争宠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蒋疏影早已厌倦了后宫中的勾心斗角,所以她觉得嫁给七王爷周宏清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毕竟,周宏清是喜欢自己的。

其实,蒋疏影早就知道七王爷是有王妃的。这是他在年少时就定下的亲事,所以他不见得有多喜欢他的原配妻子。当蒋疏影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蒋疏影没有丝毫的愤怒,真的。可能很多人都不相信,怎么会有人丝毫不介意自己的丈夫早就已经娶了别人做妻子了呢。

可是啊,蒋疏影却不那么想,因为她能够确定,王爷爱的是自己,既然王爷爱的是自己,那么为什么还要去吃醋呢?不是很傻吗?所以啊,蒋疏影知道王爷有一个发妻叫做秦如月以后,反而装出十分高兴的模样来。

“疏影,本王自幼就被指了婚,是一个叫秦如月的大家闺秀。希望你可以原谅本王之前对你的不坦诚,你要知道,本王之所以隐瞒你都是因为爱你啊。本王实在是没有办法接受失去你的事实,所以宁可欺骗你,也要把你娶到手啊。”七王爷周宏清拉着蒋疏影的手说着这一番真心话,他实在是不想和蒋疏影分开。

其实,说实话,就算是王爷本来没有娶亲,就凭蒋疏影一个皇帝身边奉茶宫女的身份也做不到正福晋。还是多亏了正福晋的成全,所以她才能够做一个侧福晋呢。

想到这儿,蒋疏影不禁对未曾见面的福晋有了几分感激之情,不过这并不代表以后也会一直感激下去。

“王爷,您不要这样说。妾身能够当上侧福晋已经是大福晋特准的结果了,我感激她还来不及呢。以后自然是要好好相处如自己的姐妹一般了,妾身又怎么会介意多一个姐姐呢?只是,妾身就这样进了王府,怕大福晋以后伤心。王爷以后还是要常常去陪陪大福晋啊,切莫不要因为妾身进了王府就冷落了大福晋啊。否则,妾身的罪过可就大了去了啊。”蒋疏影真诚地对周宏清说着,其实如果这个大福晋不为难自己,她是绝对不会去故意找茬的。

可是如果大福晋一定要与自己为敌,那么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。毕竟,自己也是经历过宫斗的人,宅斗算什么。不过就是在宫外,可能有几个娘家人可以来帮帮忙而已。但是,自己才不会怕大福晋,她的娘家远在千里之外呢。

在新婚的前一晚,大福晋特意来到驸马府看了看蒋疏影,嘱咐了她一些事情。

“二妹,咱们王爷这么多年了,可是第一次有了要纳妾的想法呢。可见,王爷是多么的喜欢二妹呀。以后,进了王府,咱们就是一家人了,有什么不方便的就跟姐姐说。”大福晋秦如月亲切地拉着蒋疏影的手说,很是亲切的样子。

“大姐真是客气,这些体己话还要特意来嘱咐小妹。想必是知道小妹有些害怕以后的日子,所以特意来安抚小妹的,真是谢谢大姐了。只是小妹我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奉茶宫女,怎么配做大姐的妹妹呢?多亏了大姐不嫌弃啊,所以小妹才能嫁进王府为侧妃,不然,小妹只有做侍妾的命啊。”蒋疏影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来,恭恭敬敬的给秦如月跪下了,感谢她的大度。

“妹妹客气了,姐姐看到妹妹丝毫没有想要争宠的样子,姐姐也就放心了。你知道的,如果这王府里一旦有人不安分,就会闹得鸡飞狗跳的。姐姐我一个人打理王府这么多年了,从来都是安安静静的,所以妹妹若是真的这样想,姐姐倒是真地很欣慰。”秦如月说,脸上似乎没有初始时那样的和善了。

“妹妹知道,这过日子就是图个安静,高兴,何况王爷这样的大人物,自然家里是越平静越好。这些妹妹都知道的,姐姐不必担心。再者,妹妹又没有什么娘家,所以妹妹就算想做什么也不敢乱来,不是吗?”蒋疏影没有从地上起来,依旧跪在大福晋的面前说着。

“很好,今天姐姐想要给妹妹讲一个小故事,希望妹妹喜欢听。这从前啊,有一个女人,仗着自己长得漂亮,就要抢别人的丈夫。当时,那个男人其实已经成亲了,妻子一家对于他有大恩。他的事业全部是仰仗他岳父的成全。所以,夫妻二人相处的本来是十分融洽的,虽说没有多么的深爱,可是也是相敬如宾啊。但是,半路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女人。的确,有几个男人不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。那个男人就转而喜欢那个年轻女人去了,渐渐地忘记了自己的发妻对于自己的恩情。年轻的女人看见男人这么地爱自己,就越发的不满足了起来,她总是在男人面前说女人的坏话,挑拨离间。而且,还要男人让自己的儿子享受属于他长子的一切。男人因为爱着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,所以就打算答应了。”秦如月说到这里,忍不住停下来看看蒋疏影:“妹妹,你猜,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?”

“妹妹愚钝,猜的不太准。但是,妹妹知道,像那个年强女人的做法。就是男人的发妻不收拾她,老天爷也会收拾她的。所以,最后一定是大夫人依旧胜利,小妾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了。”蒋疏影坚定地说,言语之间没有一点儿犹豫。

“妹妹真是聪慧啊,其实啊,这大夫人就是吕雉,这小妾就是戚夫人啊,这男人就是刘邦。你想,吕雉是谁啊?刘邦之所以能够夺得天下,有一半都是她的功劳啊,还有一半是将士和谋士的。这戚夫人除了美貌和温顺,还有什么优点呢?她的儿子就比吕雉的儿子强吗?凭什么就该立她的儿子为太子呢?这满朝文武怎么会答应呢?所以啊,这太子最后自然还是吕后的儿子做了呀。吕后自然是太后,而且还是手握生杀大权的国母。

这戚夫人当年自持貌美,总是冒犯吕后,还妄想做太后。就算不谈她的野心,单单是抢了人家的丈夫那么多年,吕后也不会轻易放过她,你说呢?”秦如月又一次拉过蒋疏影的手,轻声问道。

“哪个女人会容忍这种侮辱,更何况是吕后这样出身高贵的女人呢?戚夫人欠她的,在没有了汉高祖刘邦的保护后,吕后定是要讨回来的。”蒋疏影说。

“没错,吕后可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。就算吕后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,也接受不了戚夫人一再的挑衅啊。所以,在汉高祖刘邦死后,她就开始了她的报复。首先是戚夫人,她不是自持貌美吗?那么就砍掉她的手足,挖眼烧耳,灌上哑药,丢进粪桶里让她辗转哀号,惨不忍睹,戚夫人一代美人沦落至此,真是太可惜了!”泡在粪水之中,让她饱受折磨。吕后还特意创造了一个词:‘人彘’。对了,妹妹可曾看过太史公的《史记》?”秦如月此刻的目光显得更加的亲切了,拉着蒋疏影的手也越发的紧了。

“妹妹是一个粗人,怎么会读书呢?妹妹连字也识不得几个,哪里像姐姐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呢?”蒋疏影说,眼中满是忧伤。

“湘云,你来给侧福晋背一背《史记》中的《吕太后本纪》吧。”秦如月松开了蒋疏影的手,对着自己的贴身丫鬟吩咐道。

“是,福晋。侧福晋,请您听好啦:

吕太后者,高祖微时妃也,生孝惠帝﹑女鲁元太后。及高祖为汉王,得定陶戚姬,爱幸,生赵隐王如意。孝惠为人仁弱,高祖以为不类我,常欲废太子,立戚姬子如意,如意类我。戚姬幸,常从上之关东,日夜啼泣,欲立其子代太子。吕后年长,常留守,希见上,益疏。如意立为赵王后,几代太子者数矣,赖大臣争之,及留侯策,太子得毋废……吕后最怨戚夫人及其子赵王,乃令永巷囚戚夫人,而召赵王。……太后遂断戚夫人手足,去眼,辉耳,饮瘖药,使居厕中,命曰‘人彘’。”湘云流利地背着,不时地打量蒋疏影一下。

“好了妹妹,你可听清楚了。”秦如月用一只手,抬起蒋疏影的下巴来。望着她的眼睛,含笑地问。

“妹妹已经明白姐姐的意思了,还请姐姐放心。”蒋疏影说着。

“很好,妹妹是聪明人,姐姐自然是不会害怕这些事情的了。湘云,咱们走吧。”

秦如月在湘云的搀扶下,走出了蒋疏影的新房。

“福晋,您何必今晚还特意来一趟。要是那个下贱人敢犯上作乱,咱们到时候在教训她不就好了吗?何必急于一时,说不定还让她起了戒心,以后就更难得对付了。”湘云说着,她实在是不太明白主子的做法。

“湘云啊,你要知道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咱们今日对她说的这一番若是能够让她安分几日也是好的。只是我今日见她,觉得她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。”秦如月说着,轻轻地蹙起了眉头,有一种淡淡的不安。

“奴婢看那小贱人始终没有敢出一口大气,想必是被大福晋给吓到了,福晋无需担心。”湘云说。

“不,不,不,湘云,你还是太年轻,太天真了。你想啊,任何一个没有心机的女孩子听到这么可怕的故事,就算是不被吓昏倒,至少也应该有些惊恐的样子吧。可是,你看她,始终镇定自若的。脸色都没有变一下,可见她是有些城府的。而且,她肯定准备好了迎接我的训话。这样看来,她是一点儿也不害怕我了。今晚,我看起来是白忙活了一场啊。”秦如月顿时感觉有些心冷,看来是要准备打一场大仗了,而且还是长期的。

而这边,蒋疏影的侍女雪纺赶紧扶起来蒋疏影,将她扶到床边坐下。

“夫人,看来大夫人是来者不善呢。”雪纺轻声说着,给蒋疏影揉着膝盖:“夫人的膝盖都该跪疼了,真是狠下呢。”

“不,雪纺,你以为她只是来让我跪一跪,立立威风吗?”蒋疏影拉过雪纺的手:“雪纺,我问你,有哪个婢女会把《史记》一书背的如此流利?这显然是有备而来啊,而且是向我发出严重警告,让我不要妄想与她相斗。”

“天啊,那要如何是好呢?夫人,你不会被她给陷害死吧。其实,这王府里本来还有一个侧福晋的,但是在生产时却意外地大出血死了。奴婢怀疑,其实就是大夫人害死的。所以,还望夫人小心提防啊。”雪纺说着,流下了几滴泪水。

“雪纺,在我面前,有什么话都可以直接说的。”蒋疏影说。

“夫人,雪纺不懂夫人是什么意思,希望夫人明说。”雪纺赶紧跪了下去,不敢看蒋疏影的脸。

“我想,你就是先侧福晋身边的人吧,当时你主动要来伺候我的时候,我就已经觉得不对了。何况,有谁敢随意在背后挑拨大福晋和侧福晋之间的关系呢?你原本就是特意为之对吧?雪纺。”蒋疏影说。

“夫人果然聪慧,奴婢是先侧福晋柳风燕的陪嫁丫鬟。奴婢从小在小姐身边长大,更是小姐买了奴婢给奴婢的父亲安葬了。如此的大恩大德,岂是奴婢可以忘怀的。大夫人仗着自己是这王府中的主子,平日里对小姐百般刁难,但是在王爷面前又是亲如姐妹一般。所以,小姐也不敢对王爷说自己所受的委屈。为了王府能够安宁,小姐一直不敢与大福晋发生冲突,只好忍受。可是,小姐怀孕了。这下不找麻烦,麻烦也自己找上门来了。小姐害怕大福晋下药,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吃的奴婢偷偷在外面买来的吃食。因而顺利地熬到了生产的日子,可是没有想到,小姐却因为大出血而身亡了。连小贝勒也未能保全,母子二人一同去了。夫人,您说我可以就这样放过罪魁祸首么?”雪纺趴在地上哭了起来,其悲痛让蒋疏影不禁也跟着动容起来了。

“你怎么知道不是意外呢?毕竟生产的确是很容易出现意外的啊,大福晋未必有这个胆子谋害世子啊!”蒋疏影说,如果这是真的,那这个大福晋可真是太可怕了。

“当时,奴婢心里难过,所以没有在房中。出去后,我看见大福晋的丫鬟湘云悄悄地递给了接生婆一包银子。我偷偷走进,听见她对接生婆说:‘婆婆做得很好,只是那参茶您可处理干净了?’”雪纺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。

“夫人,就连雪纺这样不是很聪明的人都懂了,您不会不懂吧?”

“好计谋,在参茶里加入活血的药物,然后给产妇服下。产妇自然会大量出血,出血而力乏,自然没有力气产子。小世子就是这样被她害死的,好一个狠心的毒妇。”蒋疏影顿时感到强烈的愤怒,稚子无辜啊,她秦如月怎可如此残害一个小孩子啊!

“雪纺,既然你选择跟着我,而不是回到柳家去,想必你是想让我替你家主子报仇。”蒋疏影问道。

“是,奴婢不敢隐瞒。奴婢就是希望新来的侧福晋能扳倒大福晋,为我家小姐和小世子报仇雪恨,还望夫人能够成全。”雪纺不断地磕起头来,没一下不是用尽全力的。

“好了,雪纺。我不是不明事理之人。你护主心切,我理解。我也愿意助你一臂之力,只是这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做到的事情。所以,你记住千万不能把你家小姐的事情到处说。并且,你要学会等待。你要相信我,我会帮你达成心愿,但是不是马上。这个过程可能十分漫长,也可能十分艰难,所以,你依旧决定陪我一起走下去吗?”蒋疏影问雪纺。

“谢谢夫人,雪纺永生不忘夫人大恩大德。”雪纺说。

“从此以后,你我主仆二人可是要齐心协力了,段不可一不小心被那毒妇害了去。”蒋疏影对着雪纺说道。

“夫人,以后雪纺定将您视作小姐,绝对会与您同心同德的。”雪纺感激地说着,一边不停地流着眼泪。

这一晚,蒋疏影找到了自己的对手,也找到了自己的帮手。

今晚可得早点睡,以后可有得忙了呢。

一大早上,就有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了,今天可真是热闹非凡啊。因为皇上的亲弟弟七王爷周宏清要娶妻了,所以格外隆重。虽说是个侧福晋,却处处都是用福晋的礼制做的。所以,看来这个侧福晋不是有些来头,就是很得王爷喜爱啊。

蒋疏影的花轿是从驸马府出来的,因为蒋疏影名义上是驸马的义女,在驸马府出嫁,终归是显得体面一些。而且,她也的确没有高堂在世了。

周口哪有专业的癫痫病医院
治疗癫痫病比较的医院是哪家
保山癫痫病研究院

友情链接:

名山事业网 | 男符号女符号 | 巴氏线囊肿 | 开心四播网 | 月最佳旅游地点 | 散打是哪个国家的 | 婚姻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