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欧克家纺 >> 正文

【酒家-小说】灵魂的救赎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【一】

飘雪掉入一个万丈深渊。依稀听见有人在呼喊“飘雪……飘雪……”,这是什么地方,真冷。

她来到了一条看上去像血铺成的地毯似的路,这条路上来回游荡着很多人,他们仿佛没有重量,面目狰狞。难道这就是人们传说中的黄泉路?这些都是孤魂野鬼?路两边是大片火红的花,这花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彼岸花?这道美丽的风景给这个阴风惨惨的路平添了几分颜色。花叶生生两不见,相念相惜永相失。人会不会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?彼岸花花香扑鼻,飘雪感觉一种不可名状的魔力,将记忆拉回到从前。

【二】

飘雪是一个地道的南方女孩,大学毕业后独自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。

某月的一天飘雪所在的厂子调来了一名中年男子。

“哦,大家好,我自我介绍一下,我的名字“皇甫剑”,是你们的新任部门经理。以后大家就是一个锅里吃饭的同事,请大家多多关照。”他用带磁性的男中音说道。

飘雪细细打量眼前这个男子,三十五岁左右,光洁微黑的脸庞,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;乌黑深邃的眼眸,泛着迷人的色泽;那浓密的眉,高挺的鼻,绝美的唇形,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。

飘雪不仅是厂里的“厂花”,而且还是才女。一张瓜子脸,双眉修长,姿形秀丽,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。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 。写的诗、文章,也偶见报刊,杂志。爱慕者不计其数。

每当夜幕降临,华灯初放 ,厂子里的露天舞场热闹非凡 。不管你舞技如何,随着音乐快速疯狂地旋转,在朦胧霓虹灯映射下的俊男靓女多了一份神秘与妩媚。只有此刻,一天的劳顿与烦恼烟消云散。

飘雪独坐在看台的某个角落独自欣赏,没有一丝跳舞的激情,她的眼睛四处搜寻,茫然若失地轻叹。

【三】

第二天, 飘雪上班恍恍惚惚。突然,行车起吊的东西“呜……”的一声差点砸上工人的脑袋。“上面的人你干啥啊?差点砸死人了,你没睡醒吧?”飘雪听见下面吵闹的声一个“激灵”清醒过来。她慌忙刹车,只见下面一个高大的男人给她打手势叫她立刻下来。哪不是皇甫剑吗?飘雪快速地从行车上下了。皇甫剑阴着脸说“你一会到我办公室去一趟。”

飘雪不安地来到皇甫剑的办公室轻轻地敲着门。

“进来,门没锁。”屋里传来了哪带磁性的男中音。

“坐吧,请喝茶。”皇甫剑雄说话的声音很温和。这可是飘雪没想到的,本以为等待她的将是一顿臭骂。

“你今天怎么了?精神恍惚,是身体不适,还是家里有事?”皇甫剑问。

“家里没事,只是……只是晚上没睡好……”飘雪头低得很低,说话也结结巴巴。

“身体不适就去厂区医务室配些药,好好睡一觉,回去吧,下次再不能犯这样的错。”

飘雪稀里糊涂地离开皇甫剑的办公室。

一个月转眼即逝,飘雪这个月多领了200块的奖金。皇甫剑雄说:“飘雪本月工作很努力,大家讨论一致通过决定给她多发200块钱奖金,希望再接再厉。”

“哗……”下面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。

“飘雪是我们的厂花,多发200块也应该,她可是我们厂的形象代言人。”小伙们边说边起哄。飘雪窘得脸红一阵白一阵。

晚上露天舞场依旧火爆,飘雪依旧独坐在看台欣赏。

“飘雪,能请你跳一曲舞吗?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飘雪有些受宠若惊地抬头,只见皇甫剑很绅士地做了一个“请”的姿势。

飘雪和皇甫剑的华尔兹跳得如火纯清。他们旋转在舞池中央,成了全场的焦点。飘雪能清楚地感觉到皇甫剑的呼吸,他的手松紧适度地搂着飘雪的腰。梦幻的灯光平添了几分“暧昧”。让人眩晕,让人痴狂,此时她有种冲动,多么希望眼前的男人能紧紧地拥她入怀。

【四】

你知道不知道,思念一个人的滋味,心房就象长满了衰草,风一拂过,哗哗的颤响,回荡着你的名字。

你知道不知道,思念一个人的滋味,手机总是拿在手里,一遍又一遍地拨着那几个阿拉伯数字,却永远没有勇气拨出去。

你知道不知道,思念一个人的滋味,当电话响起时,总是会心慌意乱,看见来电显示时,却是沉沉地失落……

飘雪一遍遍地听着这首歌,满脑子充满了皇甫剑的影子,他的笑,他的一举一动、他哪带磁性的声音,他想每时每刻见到他,与他四目相对触电的一刹那。可她知道,他是有妇之夫。一丝遗憾、一丝嫉妒。

皇甫剑对飘雪始终若即若离。他时不时向飘雪投来情意绵绵的一瞥,当飘雪捕捉到这一瞥他又马上逃得远远的。一种不可名状的怨恨纠结在飘雪心里。

一天,皇甫剑找到飘雪:“飘雪,今天你不用上班陪我去见一个重要客户,我在办公室等你。”

飘雪满心欢喜,精心打扮,陪谁不重要,关键是能跟皇甫剑在一起。飘雪神采飞扬地跟着皇甫剑出门。皇甫剑说今晚陪的是一个大客户,喜欢酒后作诗吟叹,有诗仙李白的味。半小时后他们来到本市最有名的酒楼“竹林私语”。这个酒楼坐落在城市的中央雁湖公园,成片的竹林和樱花。时而传来几声小鸟的叫声,堪称世外桃源,确实是个作诗吟叹的好地方。

四十分钟后客户姗姗来迟。只见他五短身材,肥头大耳,眉毛眼睛仿佛长得都不是地方,挤得拢拢的。飘雪突然想笑,她以为喜欢作诗吟叹的人一定是个优雅文弱的书生摸样,眼前这个男人的形象着实让飘雪有些意外。

俗话说“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”这个相貌平平的客户作诗吟叹还真的在行,飘雪是厂里的才女,他两你一句,我一句还算兴致勃勃。几杯“白兰地”下肚,飘雪已经是飘飘欲仙,至于是怎么回去的,她一概不知。

第二天,飘雪感觉头晕乎乎的,纠结于上班还是不上班的时候,电话铃响起。

“飘雪啊,我是皇甫剑,今天你就不用上班了,好好休息,这次你可为我们厂立大功了,你昨天表现出色,大客户叫我今天过去签合同。”

“好的,谢谢经理,能为厂子做点事,是我的荣幸。”飘雪有些兴奋地说。

“嗯,好的,你好好休息,再见。”皇甫剑说完挂了电话。

今天的飘雪心情特别地好,感觉空气从未如此清新,天空从未如此蓝,所有的小花小草从未如此美丽。她心里盼着皇甫剑能再一次带他出去陪客户。

终于,皇甫剑又找到飘雪:“飘雪,上次哪个客户指名点姓要你去陪她,你打扮打扮,我们半小时后出发。”不容飘雪回答,他转身就走了。面对这个霸道的男人,飘雪有丝不满。但喜爱又占了绝对上风。她精心打扮准时赴约。

依旧是“竹林私语”酒楼,依旧是喝的“白兰地”。这次这个客户可一点都不老实,酒过三巡开始动手动脚,也不管皇甫剑在场, 开始飘雪还半推半就,后来哪男人居然要跟飘雪喝交杯酒,又是搂又是抱,正当飘雪无所适从的时候,一记响亮的耳光“啪”的一声扇在了哪个男人的脸上 。飘雪和哪个男人都被这突然的举动惊呆了,哪个男人万万没想到皇甫剑会给他一耳光,顾客是上帝,怎么可以胆大包天得罪上帝? 哪个男人老羞成怒,“啪”的一声一巴掌打在桌子上:“你敢打我?你知道我们将有多大的后续订单吗?你不想签了? ”“去你妈的蛋,不签拉倒,真是一个混蛋。” 说完皇甫剑拉着飘雪跑出了酒楼。

飘雪一扫先前的不快,眼前这个男人真“爷们”。一种甜蜜复杂的情絮涌上心头。

有了这次经历,他们的关系变得微妙,仿佛隔了一层纸,谁也不想捅破。

【五】

三八妇女节这天,公司放假让大家去灵山游玩。厂车一大早就等候在厂门口,姑娘们使出了浑身解数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,百媚众生。

今天的飘雪可谓是芳菲妩媚 。她左顾右盼,眉宇间略显愁绪。盼望的身影始终没出现。当车子启动的一刹那,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路狂奔:“等等,等一等!”那不是皇甫剑嘛?飘雪心里一阵狂喜,顾不上同事们异样的眼光,“快点,你干嘛去了呀,还以为你不去了呢?” 皇甫剑气喘吁吁地上车,同事们也知趣地让出位置。

“不好意思,家里有点事耽误了,让大家久等了。”皇甫抱歉地说道。

他们一路谈笑风生,气氛轻松而美妙。

三小时后到了山脚,大家徒步上山,景区常年云蒸雾锁,紫气飞腾,层峦叠嶂,绿荫青翠欲滴,清泉石上飞流。泉水潺潺,峰回路转,一步一景,鸟语花香,使人如入仙境,意飞神驰,目不暇接,加之虔诚香客肃静的神态,燃起袅袅香火,给灵山更添一份神秘。

大家一路惊呼,忙不迭地摸出相机“咔、咔、咔”不停地拍照,飘雪摆出各式“posture”皇甫剑不停地按快门,真是“美景佳人”。他们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远,晚霞露出了火红的脸,肚子开始“咕咕”地叫。如梦初醒,迷路了。他们东转西转,仿佛进了一个迷魂阵,终于,天边最后一抹晚霞也消失了。他们拨通了求救电话,可是具体方位说不清。只有原地等候救援。山上的气温骤降,飘雪开始瑟瑟发抖。皇甫剑紧紧攥住飘雪冰冷的手,脱下自己的外套给飘雪穿上。很自然地搂住飘雪的肩说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简短铿锵有力的话让飘雪感到一丝从未有过的安全幸福感。

通过这次,飘雪才知道皇甫剑是个孤儿,自小父母双亡。 邻居收留了他,邻居家有个女儿。他从小读书非常刻苦也很懂事。深受养父母的喜爱。他们省吃俭用供他上学,拿到大学录取书通知书哪天,他知道家里没钱供他上大学,他含泪偷偷地把录取通知书藏起来。直到有一天养父母的女儿无意中发现了这一份大学录取书,她决定自己辍学打工,一定要供哥哥上学。养父母一家东拼西筹才把入学学费筹够。当他背起行装的哪一刻就暗下决心一定好好完成学业,报答养父母一家的恩情。养父母的女儿为了给他挣学费,去了南方一座繁华的城市打工,每个月她都会按时给他寄生活费。他知道这个女孩深爱着自己。

说到伤心处,这个七尺男儿潸然泪下。飘雪对眼前这个男人充满了疼惜,她拥抱着他像一个母亲拥抱孩子,她为他擦拭眼泪。

【六】

“飘雪……皇甫剑……飘雪……皇甫剑……你们在哪里?”远处传来了呼叫声。

皇甫剑像弹簧般跳起来,“我们在这里……”原来是同事和搜救队的呼喊声。

“飘雪,快起来营救我们的人来了。”

他们又冷又饿,同事们送来了干粮和衣服,他们狼吞虎咽。

经过这次,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微妙,他们就这样幸福着、煎熬着 。飘雪知道皇甫剑绝对不会抛弃糟糠之妻。皇甫剑也知道,自己不可能给飘雪幸福。他们就像多年的老友时常互相倾诉,分享彼此的快乐与悲伤。

俗话说“没有不透风的墙”尽管他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,自古以来男女关系的话题始终是大家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。没多久皇甫剑的妻子也对他们的关系有所耳闻。

【七】

那天是飘雪的生日,她精心准备了一番。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了哪个熟悉的号码。

“喂,飘雪啊?有事吗?”电话里传来了好听的男中音。

“嗯,今天是我生日,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没有亲人,你能来陪我过生日吗?”飘雪柔情似水。给人不可拒绝的魔力。

“好,我马上来。”皇甫剑爽快地答应。

半小时后,传来了敲门声。

“进来,门没锁。”

皇甫剑手拿生日蛋糕和一束鲜花进来。今天的皇甫剑看上去男人味十足,看样子也经过一番精心打扮。

桌上放着飘雪刚煮好的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。飘雪身穿一袭玫瑰色纱裙,满屋子燃着红蜡烛,给人一种洞房花烛的错觉。

他们点燃生日蜡烛,烛光摇曳下的飘雪美丽中多了一丝妩媚。 他们唱生日歌,喝红酒,谈生活,聊感情。此时的他们是那么的放松,感觉是多么的美妙。在酒精的作用下,飘雪显得百媚千娇。 皇甫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对这个女子的喜爱,一把搂过飘雪,雨点般狠狠地吻飘雪的眼睛、眉毛、脖子、嘴唇……仿佛要把眼前这个女子揉碎。他们紧紧缠绵在一起,像储存已久的火山爆发。飘雪娇喘喃喃道:“我要,我什么都给你……我爱你,剑,你是我的最爱,我不要名分,只要你……”

当他们正要进入彼此的时候,一个电话击破了他们的梦。

“剑,你在什么地方?怎么还不回家?女儿吵吵要爸爸。”

“我在朋友家,一个朋友过生日,我马上回来。”皇甫剑匆匆整理好衣服准备下楼。

飘雪有种说不出的失落和怨恨,她任性地坚持要送皇甫剑下楼。

他们刚下楼就看见皇甫剑的妻子泪光盈盈地看着他俩。这个善良柔弱的女子嘴唇动了动,最终还是没说一个字。转身就跑。

一辆农用车飞驰而至,他们来不及躲闪,皇甫剑一把推出自己的妻子,“澎”的一声,惨剧还是发生了……

【八】

飘雪踏着那条火红的地毯似路往前走,路尽头有一条河这就是忘川河,河边有一块石头。记载着自己前世今生这一定就是三生石。河上有一座桥只见一个老婆婆守候在哪里,给每个经过的路人递上一碗汤。这难道是孟婆汤?听说孟婆汤就是忘情水,一喝便忘了前世今生。一生爱恨情仇,一世浮沉得失,都随这碗孟婆汤遗忘得干干净净。阳间的每个人在这里都有自己的一只碗,碗里的孟婆汤,其实就是活着的人一生所流的泪。

成人癫痫发病原因
治疗癫痫病用什么方法治疗
宝宝癫痫该怎么治疗

友情链接:

名山事业网 | 男符号女符号 | 巴氏线囊肿 | 开心四播网 | 月最佳旅游地点 | 散打是哪个国家的 | 婚姻文章